目錄
設置
書籍詳情
加入書架
推薦票
金票
打賞
評論區
拼到底混到底 作者: 三分之一 字數:3290 更新時間:2020-02-14 17:00:25

第三十一章 高二的混混們

那小子抬頭,怯生生的看著我:“我叫薛哲。”

蕭龍‘嘶’了一聲,“這名字好熟悉。”

那個小子眼睛亮起一道精光,直勾勾的看著蕭龍,期待蕭龍能想起來。

“好像是李晴看的一本雜志里邊小說男主人公。”蕭龍撓著頭說。

這一下給我和耗子哥都整樂了,那個眼睛男又低下了頭。

我看眼睛男一直緊緊攥著一個黑皮的筆記本,感覺特別好奇:“你這本兒到底都記的啥啊,給我們耗子哥氣的,非要給你撕了。”

薛哲連忙給本護在胸前:“個人愛好,我有保密權。”

“艸,我就不信里邊是他媽泳裝大胸美女!”耗子哥又急了,去搶那個本。

薛哲被耗子哥整的實在沒法了,大聲喊了兩句“是故事!故事!”

蕭龍噗嗤就笑了:“喜歡故事啊,那可好了,咱們這有個賊有故事的,你讓他給你講講。”說完指了指我。

我沒搭理蕭龍,薛哲卻激動起來,掏出了兜里的筆:“真的么?快說快說,是關于混混生活的那種么,我這上記的全都是!”

我聽完這話,愣了一下,隨后想了想耗子哥描述的他倆遇見時的情景。這次,輪到我眼睛一亮了。

“行,我給你講,保證是真人真事兒,但是你得答應我,我講完了,你也得把你這里邊記的這些事兒講給我聽。”我笑著對薛哲說。

薛哲激動地點了點頭,隨后準備動筆……

正當我眉飛色舞的講的高興的時候,“咣”一聲,從門外被踹進來一個學生,在地上翻滾了幾圈。隨后我聽見主任在門邊罵罵咧咧的聲音,門又“咣”一聲關上了。

“我艸!輝哥。”耗子第一個大叫。

葉東輝尷尬的笑了笑,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。

“你咋也過來了?”我問。

誰知道葉東輝看見我,直接就急了,沖我撲了過來。

“都他媽賴你!我他媽去了那些搞對象的人常去的犄角旮旯,誰知道碰見主任了…”說道這,葉東輝聲音小了下去,竟然莫名其妙的臉紅起來。

“你接著說啊!拉屎拉半截,惡心人不?”耗子哥罵道。

“誰知道主任跟他媽掃女廁所的大媽是兩口子啊,艸,誰他媽能想到主任平常也去那種地方啊,再說這他媽大白天的…”葉東輝紅著臉說完了后半句,最后實在說不下去了。

“我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屋子里爆笑,我直接笑的躺在了地上,耗子哥拽著薛哲笑的瘋狂搖晃。

“主任,主任老當益壯啊。”蕭龍感嘆了一句。

我想著鄭主任那頭飄逸的地中海發型,心說這老頭,還造呢。然后捂著肚子接著笑。

“咣”主任踹門進來,手里還攥著電話,看見我和葉東輝在地上打滾,直接過來狠狠給了兩腳,“都他媽起來!到辦公室了還他媽敢給我瞎鬧騰!”

“都他媽瘋了!剛才那B養的宋正龍他家竟然還有臉來電話,說求學校讓他回來讀書!那他媽是個什么玩意!天天在這學校里打架!垃圾!渣子!”鄭主任越說越氣,狠狠的砸了兩下辦公桌,臉通紅的坐在辦公椅上。

不過此時我卻怎么看,他都有種惱羞成怒的感覺。

“你們幾個又他媽犯什么事了?天天來不累疼么?”主任瞇著眼掃視著我們幾個,突然,他的眼神定格在某個方向,眼睛瞪得老大。

接著他聲音提高了兩倍:“薛哲?!你怎么也跑這來了!”

薛哲趕忙把本兒放在一邊,起身鞠了一躬“鄭主任好!”

蕭龍戳了戳我,小聲對我說:“我想起來了,這個薛哲,是高二的年級第一,不對,好像從高一入學開始,一直是咱們年級第一。”

我忍不住也睜大了眼看著這個白白凈凈、人畜無害的眼鏡男。

“主任,我,我,跟人吵起來了,然后就被保安大爺抓過來了。”薛哲委委屈屈的說。

“誰跟你吵起來了,你盡管說,放心吧,我在這這幫痞子不敢欺負你。”鄭主任霸氣的說。

我趕緊插嘴:“主任,不是我們幾個,我們幾個是因為沒上操,在學校瞎轉悠被抓的。”

主任一拍桌子:“閉嘴!我他媽讓你說話了么!瞎轉悠,說起這個瞎轉悠…”主任憤怒的眼光掃過我們幾個,直到看見葉東輝,他突然低下了頭,拿起茶杯喝了口水掩飾尷尬。

我緊憋著不笑出聲,葉東輝在身后使勁攥著我的胳膊。

薛哲接著說:“沒事了主任,是我做得不對,他們沒對我怎么著,現在我們都是朋友了,剛才都在好好聊天說話呢。”

我頓時對這個眼鏡男的印象又好了幾分。主任喝了一口茶水,和顏悅色的對薛哲說:“那要這么說,我就不跟這幫痞子廢話了,只要不影響你的學習和心情就好。”

“你們幾個,趕緊給我滾!”主任又罵了我們一句,隨后對薛哲說:“薛哲你留一下,咱們再談談關于最近市里競賽的那個事兒。”

我們幾個如獲大赦,趕緊走了出去,這時候薛哲竟然追了出來,問了我一句:“哥,你在哪個班,我中午再去找你,把故事說完!”

“四樓高二十二!”我對他喊道,隨后看他一腦袋又鉆回了主任室。

進班以后,我們幾個看著對方,又開始樂,回座以后還直樂,直到老師狠狠把板擦摔在桌子上“有什么可笑的,都給我好好聽講!”

“嘿,麗麗姐,耽誤你半分鐘上課時間,老洪那邊怎么說的!”我小聲問了一句。

楊麗麗頭稍微往我這邊偏了偏,語速飛快地說:“咱們班有人看見你們幾個被抓進教學樓了,應該沒事了。”

我沖她比了一個OK,然后開始盯著黑板,強行聽講。

中午放學的時候,我在班里等了一會,不久薛哲抱著一摞書走進了我們班,興沖沖的坐到了我邊上。

“大哥,大哥,你接著說,初中你們那次捅完人之后咋樣了?”

“就那樣唄,那人死了,然后家里人上我們家鬧,他家有權有勢的,我媽讓他們整下崗了,我就回咱們這邊躲了三個多月,之后就上高中了。還有,以后別叫我大哥,我全名叫張朗。”

“好的朗哥,那你初中這么能混,高中肯定也十分精彩吧!怎么我高一的時候沒聽說你?”

“唉,高一在市里上的,事兒太惡心人,我不想說了,反正就是替人頂包了,被開除了,然后高二剛轉過來的。”

薛哲大力點了點頭,還在奮筆疾書:“說都不愿意說,肯定是一段更刺激的故事,我不著急,等咱們倆以后混熟了再慢慢聽,我發現我開始崇拜你了,朗哥,你的故事太傳奇了,而且跌宕起伏的,簡直跟電影似的。”

我對他的那本筆記也越來越有興趣了,我問他:“你怎么愛記錄這些事兒啊?”

薛哲不好意思的推了推眼鏡:“兩方面吧,一是因為從小我就被家里人教育要好好學習,這么多年也沒違反過學校的紀律,總想知道這些無視規章制度的人過的是怎么樣的日子。二是…是因為我喜歡一個姑娘,可是她不喜歡我,喜歡一個混混,我就越來越想弄明白有關混混的那些事兒了。”

“這樣啊,那你這會方便不?要不是特別餓的話,你給我講講咱們學校這幫混混。”我托著下巴,終于問出了我想問的話。

薛哲看了看表,搖了搖頭:“一中午都不夠,這樣吧,你想聽誰的,我給你講。”

我思考了一下,“那就說一下整體大概都啥樣吧,重點說說咱們高二吧。”

薛哲撓了撓頭:“整體啊,朗哥你還真是會問…”隨后他快速翻著本子,瀏覽著上面的內容,隨后清了清嗓。

“大體上說,自從鄭玉當上學校老大以后,現在學校有兩股勢力還看得過去,一股是錢瑞他們一伙人,叫麒麟社,麒麟社的老大錢瑞比較小人,他能混這么大全靠背后的一群村痞,其實本來還有另一波村痞,他們那邊老大叫賀濤,不過后來被錢瑞帶人陰掉了,就萎靡下去了,這種不光彩的事兒,我也打聽不著具體的,只是知道。”

“然后高二三樓那幾個班挺有意思的,他們各個班都是獨立的,而且扛把子很有個性,我一直比較害怕他們,也不敢問。其實就連鄭玉都不惹這幾個班。”

“不過呢,在我高一的時候,咱們年級流傳一句話叫‘得三壯者得樂堂’,因為咱們年級有三個重量級人物,石頭,柱子,鐵塔,三個人都是人如其名的身材。誰都覺得如果身邊有他們仨做打手,肯定能稱霸學校。”

“這三個人,大家一直叫他們的代稱,我也不知道真名叫什么,只知道鐵塔跟了鄭玉,給鄭玉幫了大忙,讓鄭玉在高二的期中時期迅速收服了好多人,這也給鄭玉開學正式扛旗樂堂奠定了基礎,只可惜后來他們非要拼一個畢業班,那可是個硬茬子,導致鐵塔被抓進看守所了。”

“鐵塔一進去,鄭玉在學校就被動了,再加上他本來就跟社會上的人有千絲萬縷的聯系,所以他高二的末尾基本就不在學校露面了,天天在社會上混,這給了很多勢力喘息的機會,錢瑞就是這時候慢慢開始站起來的,不過他都是偷偷收攏別人,表面上還是很低調。”

“高一還沒啥成型的勢力,高三基本已經穩定了,所以基本情況就是這樣。”薛哲嘰里呱啦的說完了,大口的喘了幾口氣。

“謝謝你,小哲,快去吃飯吧,有事兒我在找你。”我還在思索他的話,隨便招呼了他一句。

“好嘞朗哥,我就在一樓,九班。”

我在心里反復琢磨著,還是沒有頭緒,不過好像也看見了一線希望。

作者的話
三分之一

作者什么都沒寫